一个小号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

【杜方】你为啥还没男朋友?

——

方孟韦:有天晚上,杜见锋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参加一个酒宴。我说我不能喝酒,一醉就乱亲人。然后他就说一句:那就算了,再见。就把电话给挂了。

【杜方】人见人“锋”淋浴头,你值得拥有

傻白甜ooc

逻辑死,bug多,看个开心就好

————

淋浴头先生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万千淋浴头中颜值最高,最特别,最有个性的一个。

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个人名“杜见锋”。

杜是这家家具城的老板的姓,见锋俩字是因为顾客的反馈,人见人“锋”,人见人疯。

没错,上面说过淋浴头先生认为自己是最有个性的一个。所以,他也有自己的顾客三大要求。

1,颜值高

2,身材好

3,屁股翘

其他淋浴头都嘲笑杜先生“你选老婆呢,难怪用不到三天就被退货。”

杜先生不以为然,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三要。

淋浴头先生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有钱的大少爷。

他买了杜先生的第二天,就要求退货,理由为这淋浴头有故障,洗澡的时候不是下冰水,就是下开水。

杜见锋如果有人形,他一定会翻个极大的白眼。鬼知道长得跟我一样好看却是个洗澡都要人在一边伺候生活残障的大胖子。

第二个顾客,是个穿着极其奇怪留着长头发的男人。

第二天被要求退货,理由是不下水,修也修不好。

杜见锋要爆粗口了。你特么买个淋浴头,却用来浇花,怕是个傻子吧!

第三个,第四个……

杜见锋依然没找到能让他认真工作的客人。

再这样下去,老板会把他当废品卖了的。

“老板,这个淋浴头多少钱?”
这是第八位客人,他用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杜见锋。

老板用中指推了推眼镜,紧锁眉头没说话。

“不要钱。”过了几十秒,老板捏了捏鼻梁说道。“啊?”方孟韦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要钱,拿走吧……”老板像是有些嫌弃的挥了挥手。

反正都是要退货的,免费卖给你,你也找不到地方退。这是老板所想

阿诚哥一定很高兴,我一定要推荐这个地方给他。这是方孟韦所想。

那么从头到现在,杜见锋在想什么呢?

他在想,这小子真他娘……美……

————

“大哥,你说奇不奇怪,这个淋浴头不要钱——”

啊!那个生活残障的胖子!

“唉?那不是浇花的啊……”

啊!那个浇花的傻子!

“蔺大哥,你穿越来的我就不怪你了……”

啊!那个伺候胖子洗澡的……嗯……

——

当天晚上,方孟韦淋浴的时候,杜见锋认真工作,一丝不苟。该温的时候温,该热乎的时候热乎,流水声也是温柔的。

我的大爷唉,这他娘才是有资格用老子淋浴的人!

瞧瞧这小脸蛋!

瞧瞧这腰线!

瞧瞧这翘屁股!
“哥,这免费的挺好用的——就是,我关上之后有点漏水。”方孟韦擦着头发如是说。

【杜方】见锋家书

看傅雷家书有感——

ooc

神经病画风。

短短短

——

儿子们:

  儿子们,收到你们的来信,老子和孟韦都非常开心。你们在信中问:为什么你们一个叫杜平方,一个叫杜方差。

  其实,在你们俩小兔崽子来到之前,我都想好两个很洋气的名字:杜平方和,杜平方差。可惜被你爹坚决否决。最后,中和了一下,叫了这两个名字。

  别嫌弃这个名字,叫起来多霸气。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然后再说下你们俩的感情问题吧。

首先,看上了就给老子去追!不要脸地追!别婆婆妈妈的,学学你老子我。当初如果不是我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哪能追到你爹?

其次,要打听清楚你对象是否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当初你爹他哥,可是开着飞机到我家上空威胁老子,但老子还是坚持下来了!

  你看看,不要脸的精神多么重要!

                                                             你老子
                                                           X年X月X日

  又附:你两个小兔崽子在那边给我待久一点,别打扰你老子和你爹的二人世界。

 

我好激动!!!!!不行了我明天就写篇谭赵!!!!!【有什么关系吗】

刚刚和小孩表白了,心情有点复杂

【楼诚,衍生】论到底有多少个平行世界

本章掉落:杜方,庄季

互穿注意,ooc注意

魂穿

————

因为工作的原因,庄恕和季白很少有二人世界的时间。你刚放下手术刀我就要去翻案,你刚结束案子我就要穿上手术服。

当然,俩人也不是矫情的人。也不会因为这个而闹矛盾。

终于盼来俩人的共同假期,可以说除了早餐中饭和晚饭下床吃了几口,其余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彻底贯彻“休息日”这一词。

晚上十点,庄恕在给了季白一个晚安吻后也进入梦乡。
半夜突然醒来,庄恕双眼朦胧刚想着继续睡却借着窗外的月光吓了一个激灵。

他的季白,真的白了,白得跟白月光成精了似的。

“unbelievable……”

这是我们的庄医生从美国回来后,在国内蹦出的第一个英语单词。

————

杜见锋这几天心情大好,好得这几天嘴角就没下来过。

“行了行了,不就是同居,把你乐的。”方孟韦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打趣,看杜见锋那样自己也忍不住笑。

“老子从来就没这么开心过,大舅子终于同意了!”

“谁跟你大舅子,我大哥说了,如果你敢欺负我,我一通电话就有上百个飞机在你家上空丢炸弹。”

杜见锋打了个哆嗦。“老子宠你还来不及——”

当天晚上,杜见锋看着身边闭着眼睛垂着睫毛的方孟韦,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心跳得那叫一个快。

别着嘴巴思索再三最后亲了下身边人白嫩的脸蛋一脸笑意地睡了。

“????卧——”这是半夜突然醒来,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见了旁边“方孟韦”的杜见锋。

“庄恕你半夜发什么神经——”
季白被“庄恕”吵醒,不满地皱皱眉揉揉眼睛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

“cao……”

张了张嘴还是轻声吐出最后一个字

不  可  思  议

请问,是网卡先生吗……

我家小孩好像被你传染了

【楼诚,衍生】互穿day

今日互穿:赵启平→萧景琰

非常短小的一个段子

就当做预告看怎么样?好像当预告都短,是预告中的预告

————

蔺晨今天早晨是被身旁的“萧景琰”赫醒的。

因为他的景琰竟然一只手摸着他的头发一边用很轻佻地语气说一些胡话:

“yoooooooo老谭,cosplay玩得666啊。”

想站胡操(曹)

刨坑刨出个活祖宗多可爱

被月考折磨得死去活来,胸口闷闷的……

今天下午考完就撸一篇,解放心情。